管理科学学报:白彬菊:“雍正皇帝很擅长挥动他

岳锺琪仅参与了这场战争中的两段。雍正二年(1724),他协助年羹尧在青海西部平定以罗卜藏丹津为首的和硕特叛乱。雍正四年至十年(1726—1732),他负责平准的西线战事。上述两场战争有联系,因为在平叛后,准噶尔人为罗卜藏丹津提供庇护所,站在了清军的对立面,向清朝挑衅。

选用与岳锺琪的通信,还在于他负责雍正四年至十年(1726—1732)西北战事的西线。这是雍正皇帝为了作战需要创造新的内廷机构的时间,而这一内廷机构最终变成了乾隆朝的军机处。因此,岳锺琪在西北的活动与军机处的历史有关联,他所得到的朱批阐释了奏折制度的另一用途:雍正皇帝尽力培植外省官员,并用朱笔筹划一场军事活动——通过书写进行决断。

七年闰七月二十一日(1729年9月13日),岳锺琪率领十二支先遣队伍“出关”,也就是出甘肃肃州向西,六个星期后抵达新疆的巴里坤。闻此消息,雍正皇帝热情洋溢地在上报此事的奏折上批写,表达对岳锺琪及属下的关心:“朕躬甚妥好。卿出边越旬矣,诸凡如意否?鞍马风霜,卿好么?官弁兵丁人马安泰否?特谕。”

奏折制度中的皇帝亲笔批示是一个新的重要内容,皇帝通过它直接介入,尤其是可以与外省官员亲自联系。雍正皇帝很擅长挥动他的朱笔,用来培植外省文武大员;他很清楚,收到长篇朱笔所书的心底话,哪怕只有一行皇帝亲笔书写的赞语,官员将会怎样受宠若惊。奏折制度向愿意进行必要书写的君主提供了营造与外省官员联系的机会。

雍正皇帝异常宠信岳锺琪,这始于雍正朝中期。早期有一些赞赏岳锺琪的谕旨,如雍正元年(1723)有一批示,奖劝说:“朕于军机事宜,实信汝无疑。”

尽管通信往还速度惊人(这要看指挥人员所处的位置,单程通常一周或十天),但在京面对面的商议有时也是必需的,因此岳锺琪偶尔也应召回京。

《君主与大臣:清中期的军机处(1723—1820)》,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档案中到处都是雍正皇帝在朱批中对外省官员拉拢、劝诱和嘉奖的例子。这里我只引用一个,即他与岳锺琪(1686—1754)的通信。他对岳锺琪奏折的批示包括了他与大多数外省大员的正面关系:鼓励,表扬,关注官员生活,评论与官员家庭成员的往来,恩赏,当然还有政策指导。另外,雍正皇帝亲笔写给岳锺琪的,包括他专门写给最受宠信之人的那种长信。

岳锺琪参与的新一轮打击准噶尔的准备,始于雍正四年到五年(1726—1727)。据后来雍正皇帝的两道上谕讲,战争的这一阶段秘密地始于在京的怡亲王、张廷玉和蒋廷锡负责的北线军需筹划,而在前线的岳锺琪负责西线的后勤。

岳锺琪只是一位前线将领,但他是雍正皇帝最大心愿——最终战胜准噶尔——的关键。

但在七年(1729),当岳锺琪向辽远的西面进发,去完成雍正皇帝的“大作用”时,雍正皇帝下发一道谕旨,慷慨地称赞他是富有经验之人,“悉心经画”,备战有年。

清朝对准噶尔蒙古的战争始于康熙二十九年(1690),六十多年以后的乾隆二十年(1755)才宣告结束,图片在线文字提取。雍正初期,雍正皇帝回击准噶尔威胁的愿望日益强烈。雍正五年(1727)末,他写给一位外省官员,表示“朕意要大作用一番”。

时间

2018-05-15 21:58


栏目

王中王中特网资料大全


作者

admin


分享